虹膜差评影片,七月最佳

2019-08-14 21:32 来源:未知

怒打五星,演技没的说,看得整场不敢去厕所,各种悬念交错叠合,一山还有一山高的既视感,港片题材排除了新的时代感,真的,很值得大陆内的电影制片人深思,怎样的电影,引人眼球的电影?还是单纯的叠特效,卖情怀,或者拼大牌。

我在二号参加《喊山》看片会的时候,这个电影的豆瓣评分还是6.6。
看完片之后,我觉得这还是一部可以称作优秀但仍旧有诸多不足的作品,6.6的评分实在是被低估的,因此我给出五星,这里面当然有很多情绪的成分,自己的五星虽然不能实质上拉高评分,但也是一种支持。
先前听一个朋友说起过:中国不缺好电影,缺的是把好电影竖起来的人。
今天,喊山上映了,看排片,不到百分之一,家乡的小城九家电影院竟然总共只有一场排片,这部电影自然又是没有被竖起来的。
不过我们在这里不聊商业上的东西,因为今早在看豆瓣的时候,注意到了一篇一星的影评,说喊山自造幽灵场排片。

我是昨天看的片子,当时场次算是包场了,没人看。原著小说没有读过,2013版本的《喊山》倒是看过,觉得很不错,因此才看的这部。
我是被片方的一篇置顶影评吸引的。那篇署名聒噪的人,从下边的留言来看,应该是片方人员。它(不知道性别)说能看到片方给的各种路演视频。也是从那篇文字,按图索骥,去读的马庆云老师的文章。
我觉得马老师说出了我想说的大部分的话,13点质疑,也十分值得导演好好学习。
紧接着,在短评里边看到的是木卫二老师的评论。这位老师,我印象中是南方报系的特约撰稿人,对文艺片间接独到。他对本片给以差评,我更坚信了自己出场后的判断。

题图摄影作者  Nydia Lilian 

打五星不是说真的已经到了完美的地步,只是觉得,在这个烂片遍地的时代,《寒战》,还是能让人眼前一亮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文/陈令孤

很讶异,一部实时票房与《诡新娘》相当的电影被说票房造假???

木卫二老师的短评

在秦岭南麓的延绵山脉中,坐落着无数个小村庄。章五星所在的村庄叫红叶沟,两条山梁从东西对撞过来,像两头老黄牛打架,形成一个三角地带。山上长着黄龙木树,树皮呈灰黑色,粗糙坚硬,锯开后,截面是细腻的黄色纹理,如帝王的龙袍,所以叫黄龙木。到了秋天,树叶又变成红色,漫山遍野,如层染的火烧云。叶子落后,被风刮起,堆积在山沟里,是为红叶沟。

图片 3

从片方“为自己洗地”的留言中,读到虹膜老师公众号发布的差评,也十分中肯,算是把这部《喊·山》基本否定了。
再看看导演以往的作品评分,确实很低,都是3分“佳作”,郭敬明老师都不如啊。但是,再看看这部的评分,这么多五星,好像真发现了点什么。
但是,作假往往掩盖不了真实。该片的长评方面,前排的,除了一星差评之外,最多,也都只是三星差评了。给五星的文章,显然得不到真影迷的认可。

山民择阳坡而居,根据山势,形成一个个院落。红叶沟村大多数人姓张,唯有章五星家姓章,据他爷爷说,是咸丰年间从湖南迁过来的,因为是外来户,没有合适的地方,只好住在阴坡。光照不是很好,即使在夏天,三点之后就没有阳光直射了,因为被房屋后的大山给挡住了。

上午截图的实时票房数据,《喊山》的排片和票房都是被碾压的。

图片 4

这座山就叫“后山”,形状如一个大馒头,舒缓敦实。但在半山腰却有一块向内切入的贝壳状山崖,像是有人把馒头咬了一口,也因此在崖下留了一块平坦的地势,适合盖房子。也就是章五星的家。

于是我去拜读了文章作者马庆云的其他的影评,发现还有另一篇给《喊山》打一星的影评。

27号最前排评论截图

那时候,他只不过六七岁,因为是独门独户,没有邻居伙伴,只好每日在山野里浪荡。他最喜欢玩得游戏就是冲着大山吼叫,唱他自己编的歌曲。因为那块贝壳形的山崖会发出回声,仿佛是有人在和他对话。但奇特的是,不管你是粗声细声,还是男生女声,山崖的回声一律如小孩的一样清脆甜美,并且会连续回荡两下。

图片 5

再看看短评方面,虽然在电影上映之前的五星打分充斥,但电影上映之后,电影口碑急速下滑,在最新短评一栏,影迷们给予了清一色的差评。这些差评,我觉得,是中肯的,值得导演认真学习。

大人说,这山里住着两个娃娃,一个叫金娃娃,一个叫银娃娃,是山神。

这电影有这么不堪你需要写两篇长评来给他打一星??!

图片 6

1966年,那是一个夏天,几个地质勘察队员来到了山里。村长给每家派了饭,一家负责一天。地质队员们白天在山里跑,拿着仪器到处敲敲打打,吃饭时间就到指定的人家去。五天后,他们来到了章五星家。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山外的陌生人,那个大胡子队员抽的纸烟,瘦高个脸上的眼镜,小歪嘴手上拿的彩色封面杂志,也都是首次映入他眼帘的事物,构建起他最初的关于世界的想象。

虽然文章里面对喊山的问题的指正还是很有道理的,我也都认同,但就因为这些问题就要来打压这部电影?我也是因为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《喊山》还是一部7分电影——诚意之作,还有瑕疵。

图片 7

地质队员们性格都很活泼,在院子里逗章五星玩,小歪嘴取下中山装口袋上插的圆珠笔,在他的胳膊上画了一个手表。饭做好了,母亲让章五星去喊父亲回家吃饭。章五星用他锻炼已久的狮吼功,喊了一声:“爹”。清脆的回声立刻荡漾开来,地质队员们仿若被什么震慑住了,都停在那里,仰头看着后山。

于是我接着看了马庆云其他的文章,然后……

而这部电影被影迷认可的短评,最热短评,也是清一色的差评。可见,不好好做电影,试图通过某种方式做评分,还是有风险的,而且,随着电影的上映,越来越多的真影迷的进入,打分还将持续下滑。

饭后,大胡子队长把几个人叫在一起,商量着什么。

图片 8

图片 9

本来他们家管一天饭就行了,但傍晚的时候,村长过来吩咐,让他家明天再管一天,给他们额外记公分。父亲没有反对,母亲还说了谢谢。

我?????????????????????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提督助理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第二天,地质队员们拿着仪器在后山里忙活。吃饭的时候,小歪嘴悄悄把章五星叫到旁边,掏出一颗红五星,说:“小朋友,你的名字叫章五星,我这里正好有一颗五角星,可以送给你,但你要告诉叔叔,你们家附近有没有奇怪的东西?”

并且……
我又看了他对其他电影的评价……

章五星说:“什么叫奇怪的东西?”

图片 10

小歪嘴说:“就是和平常不一样的东西,比如这个手表,正常是这样转动的,如果它反着转,那就奇怪了。”

图片 11

章五星想了想说:“我们家竹园里有棵竹子是分叉的,算不算?”

图片 12

小歪嘴一下子抓住他的胳膊,说:“对对对,就是这东西,怎么个分叉样子?”

图片 13

章五星说:“其他竹子都是一根一根,直直向上长,但这根就像弹弓一样,中间分成了两个叉。”

图片 14

小歪嘴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,大嘴裂开,显得更歪了。章五星有些害怕,挣脱了他的手,跑开了。

图片 15

吃完饭,父亲和母亲上工去了。地质队员们让章五星带着他们去找那棵竹子。章五星手上拿着亮晶晶的五角星,没有拒绝。

图片 16

正值三伏天,白天阳光毒辣,热得厉害。但是到了傍晚,天气突然暗下来,乌云从西边逡巡过来,盖住了整个村庄,章五星闷得有些出不来气。地质队员们吃过晚饭后就出去了,随身的所有东西也都带走了。

图片 17

夜晚降临,天上没有月亮,黑漆漆一片。章五星已经在床上睡着了,大概十二点左右,一声惊雷将他震醒,紧接着就是倾盆大雨。雨点砸在房屋的石板上,如锤敲鼓。雷声一个接着一个压迫而来,感觉近在咫尺,像是要把整个山脉撕裂。

我好像……
也大概知道了……
这货的欣赏取向……

章五星心惊胆战,紧紧地藏在母亲的怀抱。父亲听着这雷声,也有些惊惧,自语道:“怕是要出什么大事了。”

因为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是这样的,他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,就觉得自己标新立异并且牛逼,以挑刺和诬陷为乐,好像能骂几句自己就是批评家了。
马庆云是个小角色,但是中国电影迟早要毁在这帮小角色手上。

紧跟着又是一声巨响从屋后传来,房屋的墙壁也震动了一下。父亲吓得,也和娘俩搂在一起。

我记得前段时间翻到《张震讲故事之合租屋》的豆瓣主页。
上面无数打一星的评论大意都是说:我没看,但是国产恐怖片都是垃圾,于是给一星……
就算他烂,你没看你评论个鸟!

但这之后,雷声就没了,雨也渐渐小了。

再看看暑期档扎堆的烂片,现在我们好不容有一部还可以的《喊山》,然后还有这帮孙子要出来损,这部电影到现在豆瓣评分都还没有到7,imdb却又8.0
那是不是没什么大牌的电影,现在都要靠下跪来挣票房了?
都要靠花钱买水军来刷口碑了?

第二天早上,章五星醒来,感觉阳光特别温柔,他听见院子里有很多人在说话。他走出去,看见整个村子的人都聚在他家门前,看着后山那片断崖。

像这种给好片打一星,给烂片打五星的,没有别的意思。
我也不是针对马庆云。
我是说所有这些在豆瓣上装逼搏出位的——都是垃圾。

断崖的中间裂开了一条大缝,就像章五星的门牙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聒噪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有人在冲着断崖喊叫,但是再也听不见那清脆的回声。住在冷水湾的张二叔说,他昨天去镇里走亲戚,早上回家时,在路上碰到了地质队员,听见有个人的背包里似乎有小孩子的哭声。但他急着上工,并没有过问。

父亲说:“狗日的,肯定是把我们山里的金娃和银娃给偷走了。”

村长呵斥道:“别瞎说,这山这土都是国家的,又不是你章家的,怎么能叫偷。”

父亲不言语了,大家也都不言语了,纷纷散去。

章五星想起了什么,急忙跑到竹园去。那根分叉的竹子不见了,已被齐根砍断。

“那根竹子就是开这座山的钥匙,这帮人还真是会找呀。”晚上吃饭时,父亲和母亲讨论着。章五星没敢说是自己帮他们找到竹子的。但从那以后,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幻想,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出红叶沟。

他的确成功了,因为他现在已经是电影制片人了,最近刚刚投资了一部盗宝题材电影,虽然口碑不怎么样,但票房很好。我作为杂志社记者,前去采访他,请他谈谈对电影的看法。

章五星向我讲述了这个故事,用来阐述他如何爱上盗宝片。采访进行很顺利,内容很丰富,很有料。他甚至拉开抽屉,从里面取出一颗五角星,递给我看。我说:“您保存得真好,就像新的一样。”他说:“哦,是的,是的。”

采访完,我往出走,他要出去办事,也和我一起走。电梯里的镜子映出我们的身影,他身材瘦削,鼻梁上夹着一幅白框眼镜,手上戴着一块手表,不知道什么牌子的。我的手上拿着一本彩色封面的电影杂志。我们都没说话。

电梯徐徐下到五层,不知为何,他突然问我:”小陈,你说我刚才讲的那个故事是真的吗?“我说:”章总您讲得,当然是真的了,很精彩。“他没有回话。从镜子里,我看到他的嘴唇咧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。

2016年11月23日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发布于在线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虹膜差评影片,七月最佳